第八十四章 我等愿意追随师兄!


楼下,龙虾店。
这次在我的建议下,我们坐在店里的二楼靠窗位置,没有那么张扬了,以免再被诗酒年华收买的人来找麻烦,虽然不怕他们,但是被惦记着这种事情其实也挺烦的。
……
“MD!”
阿飞一边剥着龙虾,一边气得咬牙切齿,道:“破晓真是一个下作的公会,看看人家风林火山,人家也邀请我被我拒绝了,人家就没来,再看破晓,从上到下,没有一个好人!”
“也未必,破晓缘就没有参加攻击。”我说。
“嘿!”
他一脸贱笑:“呦吼~~~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?不过也正常,那个破晓缘确实是个极品美女,要身材有身材,要脸蛋有脸蛋,气质也不错,你要是想追她,我支持,而且我会使劲解数帮你,咱们在野地里阴她!咱们在城门口堵她!咱们用微信消息轰炸她!”
我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别胡说八道了,我对她没意思,而且你出的都什么下三滥的招数,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!”
“哈哈哈哈~~~”
阿飞一阵大笑,道:“不过,今天确实比较解气,特别是你杀破晓烬、破晓尘的时候,啧啧,破晓的那群人当时就都傻逼了!还有,后来我师父出来的时候,一巴掌把他们全部拍翻,那一下真的是太爽了!”
“嗯。”
就在这时,坐在我们身后吃龙虾的两个青年当时就笑了,其中一个一边剥龙虾,一边压低声音笑道:“喂喂,你仔细听听啊,你身后两个Sb在吹牛×,说自己杀了破晓烬和破晓尘,哈哈哈哈,真是笑死我了,他咋不吹自己就是风沧海呢,他咋不说林夕是他女朋友呢?”
“哈哈哈,这种人不用去管,你小声点!”
另一个人喝了口啤酒,笑道:“这种人多了去了,就跟微信里天天晒车钥匙的SB一个德行,总体而言呢,就是咱们国家这些年经济腾飞了,但是有些人的个人素养跟经济水平不匹配,导致性格上十分的浮躁,对自己的人生没有准确定位,这种人很多,咱们喝酒,喝酒就完事了。”
“嗯嗯。”
“日……”
阿飞一脸无奈:“听见了?”
“听见了。”
我也一脸无语:“虽然有能力证明,但似乎没必要,喝酒喝酒,想那么多做什么,咱们还是好好规划一下未来吧。”
“嗯。”
他压低声音,笑道:“你是咱们太湖传奇的主心骨,你说说吧,你有什么计划?”
我想了想,一样压低声音:“老样子吧,我依旧探索黑色城堡的剧情,提升战斗力,你嘛,你全力以赴的研究铭纹,争取变成一个真正的铭纹大师,到时候我们真正发财的路子就是符纹装备,我来打装备,你给装备附加铭纹,价格咱们翻倍卖,到时候……血赚不亏啊!”
“我擦……”
他满眼小星星:“那我们岂不是要发大财了!”
“是的,吃香的喝辣的,不远了!”
“好好好!”
他点头哈哈大笑:“来,为了未来,干杯!”
“干杯!”
不一会,吃饱喝足,返回住处休息。
……
次日,一觉睡到上午九点多,起床洗漱早餐之后就上线了。
“唰!”
人物出现在黑色城堡的传送阵中,马上走了出来,在路边的NPC铁匠处修理了一下装备,然后前往珍宝阁去补给一下药品,顺便看看珍宝阁有没有刷新出什么新的宝贝,毕竟,一个铭纹师转职证明已经改变阿飞在游戏里的人生轨迹了,说不定还有别的机缘。
不过,就在我踏入珍宝阁没几秒钟后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内阁中冲了出来,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,道:“七月流火,你终于回来了!”
“怎么啦?”
我定睛一看,是小贱贱董元白,笑道:“小贱贱,你出什么事了?”
“不是我出事了。”
董元白沉声道:“是二蛋出事了!”
“怎么回事?”我皱了皱眉。
他压低声音,道:“就在你不在的这几天里,炼狱狂狮一族那边出事了,他们所居住的异兽峰发生了一件大事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异兽峰被攻陷了!”
“什么?!”我大惊失色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董元白咬牙道:“就在三天前,出外征战的左营那边传来消息,担任左营统制的一个战将因为指挥失误,导致左营在与血色王庭的战斗中折损惨重,据说战死了一千多名精锐,这件事使得城主震怒,所以左营的那位统制受到牵连,被下到大牢了,而恰恰,这个战将是炼狱狂狮一族中的大人物,因为他的失败,导致异兽峰上的炼狱狂狮一族也受到了牵连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,就是夏不悔所在的夏家率先发难,认为炼狱狂狮一族不配拥有灵气旺盛的异兽峰,所以以夏不悔等人为首的年轻一代强者杀上了异兽峰,把异兽峰上的炼狱狂狮一脉几乎铲平了。”
“二蛋呢?”
我心头一沉,二蛋这个人虽然很二,但是他确实把我当成了兄弟,上次更是为我从族长二大爷那里偷盗进入古战场试炼的令牌,如今异兽峰有难,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了。
“二蛋被重创,但誓死不愿意臣服于夏家,所以被吊在异兽峰上的一颗歪脖子树上。”董元白皱了皱眉,说:“我原本想去救他,但是被师父他老人家制止了,他说我们珍宝阁不宜于介入夏家和异兽峰之间的恩怨,七月流火,如今只能靠你了啊,夏家敢那么张狂,就是因为身后有轮回之地,轮回之地在外五阁的实力十分强悍,也只有风云台有实力挑战了。”
“知道了!”
我点头:“你现在也跟我的师父丁衡修炼风云掌,也算是半个风云台弟子,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?”
他当即抱拳:“如果是作为半个风云台弟子的身份,我自然追随你去!”
“好,跟我去风云台见师父!”
“嗯!”
……
不久之后,两人来到了风云台。
“师父,您在吗?”我问。
空中,云霭汇聚成丁衡仙风道骨的傲然身姿,他捋着胡须笑道:“小家伙,你试炼归来了,似乎气息也变得更加悠长了,不过……你急急火火,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”
“异兽峰的事情,师父知道吗?”
“略有耳闻。”
“炼狱狂狮一族的那个骄子,他叫二蛋,是我的兄弟,现在他就被吊在异兽峰上,师父,我不能袖手旁观,但是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却又改变不了什么,所以,我希望师父能支持我。”
他沉吟一声,一双眸子透着温和的笑容,道:“我丁衡的弟子,就应该有一腔血性,如果连这点血性都没有,那就别求取天道了,既然如此,师父自然会支持你,但是年轻弟子之间的争锋,不宜于动用长老级人物,所以,我会召唤风云台年轻一辈的弟子,看看他们的想法。”
“好。”
下一刻,丁衡浩荡飘渺的声音回荡在风云台后山上:“风云台年轻一代弟子,全部来风云台听命!”
一时间,一道道身影从后山飞梭而来,转眼汇聚了上百名年轻修者,一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朝气与桀骜不逊。
丁衡的身躯浮现在空中,道:“异兽峰被轮回之地的夏家攻陷,如今,异兽峰传人是你们师兄七月流火的好友,他想要带着你们去异兽峰为炼狱狂狮一族讨个公道,你们愿意追随吗?”
一瞬间,所有风云台弟子都看向了我,随即,一个整齐的声音在空中激荡着——
“师兄有情有义,我等愿意追随师兄!”
……
这一刻,我居然有点小感动,我的这些师弟、师妹们虽然有的破破烂烂,有的还没修炼成人形,但一个个却都对我这个师兄十分信任,这份情意让人动容啊!
“好了。”
丁衡沉声道:“尔等代表的乃是我风云台一脉的力量,绝不能丢人,去吧,异兽峰上,为你们的朋友讨回公道,也还异兽峰一个公道!”
“是!”
我抱拳颔首:“多谢师父,我们绝不会让你失望!”
说着,带着董元白与一群风云台的师弟师妹就出门了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冲向了大地图上异兽峰的方向。
……
黑色城堡旁支山脉,一道险峰插云,犹如一柄利刃一般,无数云霭缭绕在峰峦左右,充满了旺盛的灵气,而系统的介绍就在耳边一一掠过,异兽峰,原本就是黑色城堡中的一个修炼圣地,因为炼狱狂狮的一个祖先为黑色城堡立下了汗马功劳,所以当时那一代的城主就把异兽峰赐给了炼狱狂狮一族,但是随着这么多年过去,炼狱狂狮一脉日渐凋零,族长成为罪人,镇守古战场的一角,而另外一个大人物也在战争之中沦为了罪人,如今的炼狱狂狮一族在黑色城堡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。
沿着一条崎岖山道上山,就在山门外,一尊古老的石雕傲立于山腰上,是一名身披铠甲的炼狱狂狮,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个祖先,他姿态傲然,手握一柄战斧,傲立于天地之间,但此时,就在战斧下,一条绳索吊着一个身影。
那身影,浑身满是斑驳的血迹,此时还有一缕缕鲜血顺着脚尖不断滴溅在地上。
是他,那个曾经为我偷盗令牌的少年!








第八十四章 我等愿意追随师兄!
斩月